当前位置:首页 > > 智库策谏 >

推动我国智库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2019-10-28 来源:皇家赌场网址hj9292 点击:31

推动我国智库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中国经济时报》   2019-10-25   李曜坤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智库建设成效显著,智库数量已达到世界前三,为新时期党和政府战略决策作出了重要贡献。但客观而言,我国智库发展水平相比世界智库强国仍有较大差距,智库创新与咨政辅政能力不够强,政策与制度环境不完善,组织化程度不高,尚未形成高质量、专业化、精细化的现代智库发展格局。亟须在首阶段建设布局任务顺利完成的基础上,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推动我国智库迈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把握智库高质量发展的时代背景

推动智库高质量发展,加快构建现代决策咨询制度,与新形势下我国发展面临的新矛盾、新任务与新要求密切相关。从国内形势看,伴随发展理念的深刻变革,中央治国理政的思路与方式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保障发展、统筹兼顾的需求愈发迫切,对党和政府的战略与全局决策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从国际形势看,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秩序深度重构,全球治理体系加快变革,同时逆全球化暗流涌动。随着我国更大范围、更深层次参与全球治理与世界发展进程,所面临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一方面,经济全球化与世界多极化日益迫切需要中国在更多领域发挥好负责任大国作用,为全球发展贡献更多“中国智慧”与“中国倡议”;另一方面,伴随国际秩序新一轮规则博弈不断加剧,外部环境出现复杂变化,一些主要大国对中国的态度由战略合作转向战略遏制。在此背景下,如何制定和实施更加稳健的大国崛起与对外交往战略,更为积极地参与新时期全球治理构建与国际规则制定,维护我国战略利益和国家安全;如何推动建设更高质量的开放型经济,持续拓展我国国际发展空间,提升外部发展环境,建立起更加广泛的战略发展共同体、国家利益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都需要建立更加包容开放和远见卓识的全球视野与战略谋划,提供高质量发展的“中国方案”。

明确智库高质量发展的总体要求

(一)把准智库建设政治方向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高水平服务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为宗旨,以建立高质量、专业化、精细化的现代智库发展格局为目标,以完善和健全智库管理体制与运行机制为重点,使智库建设紧密对接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始终把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与价值导向放在智库发展核心位置,始终坚持党对智库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坚定走中国特色独立自主的智库发展道路,探索建立自身发展模式与评价标准,不盲从不照搬西方智库发展经验。

(二)确立智库创新发展导向

一是高质量发展。坚持高标准规划、高水平建设,做到高层次、宽视野、高站位,紧密联系国际国内发展大势分析研判,高度聚集党和国家战略发展全局咨政建言,产出着眼长远、行之有效的高质量咨政研究成果。二是专业化发展。强化智库“调研咨政”核心功能定位,重视智库“专精尖深”发展导向,使智库更好服务各领域精准施策。三是精细化发展。加强智库统筹部署与差异化政策供给,推进党政、军队、科技、高校、企业、社会、媒体等主要类型智库协同发展。

(三)明确智库职能建设重心

在遵循智库发展规律和决策咨询规律基础上,着重刻画“特色”——加强党领导下的官方智库与民办智库协同发展;突出强化“新型”——构建“研究、咨询、评估、解读、外交”“五位一体”职能架构。持续提升智库战略性、应用性、对策性研究水平,聚焦综合性、专业性、长远性问题调研咨政,更好服务于新时期中央决策和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进程。

(四)强化智库调研咨政质量

聚焦增强各类型智库的调查研究深度和政策创新能力,持续提升智库成果的思想分量和政策价值含量,改变现阶段智库研究存在的“浅轻散”等问题,围绕主攻方向深耕厚植、精钻细研,打造优质智库成果与高端智库品牌。积极借鉴世界先进研究方法、工具与手段,加强多学科知识融合运用,强化数字化信息化技术应用,提高咨政研究质量与技术支撑。

(五)夯实智库理论体系根基

增强智库服务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与高质量发展新阶段的使命感与责任感,扎实深入开展理论创新工作,强化理论自信与制度自信,秉持学术使命与责任担当,全方位、深层次研究总结中国发展实践,提炼中国发展经验,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重点领域加快构筑中国理论体系与阐释框架,强化智库理论塑造与话语体系构建能力。

突出智库高质量发展的重点任务

(一)建立现代智库治理体制

智库管理部门要加强统筹管理与分类施策相结合,紧扣智库发展规律与职能特性完善不同类型智库差异化政策供给。智库机构要在管理体制与运行机制方面持续加大改革力度,企业与社会智库可以在人事、岗位、项目、资金等方面加强探索、先行先试,率先建立起高效规范的现代智库管理制度。

(二)完善高层次专业人才培养机制

重点塑造高层次专业领军人才,塑造其强烈的担当精神和社会责任感,使其发挥智库建设灵魂与核心作用,肩负起智库领头人重任,在人才结构优化、人才管理创新、领域性人才发掘与培养、专业化人才团队塑造等方面发挥主体职责。着力培养高水平智库研究梯队,坚持高层次、专业化、创新型人才发展导向,实施以专为主、专兼结合的智库人才管理体制,广泛吸纳不同专业背景和年龄梯次的研究人才充实智库队伍。健全决策部门与智库间的人才交流机制,在专业性较强的经济社会新兴领域探索制度性、常态性人才交流政策。

(三)加强精准化咨政研究供需对接

大力提升咨政对接效率,突出智库精准化政策服务能力,完善政府购买智库专业化政策研究、决策咨询、政策评估服务的标准化流程与体制机制保障,强化智库与相应领域决策部门的长期定向调研咨政积累。加强智库服务管理平台建设,提高咨政供需信息统筹管理水平,让决策部门准确掌握不同智库的领域定位、职能特性与研究专长,推动建立符合我国咨政供需双方特点的高质量政策研究市场。进一步完善智库成果报送渠道,规范成果传播平台,加强智库成果质量管理体系建设,综合提升内参性成果与社会性成果服务决策效率。

(四)提升智库全球化研究交流水平

提高智库国际化咨政研究能力,鼓励智库开展全球视角下的跨国战略研究、地缘政治研究、国别研究等世界性议题。提升智库国际化合作水平,借助新建或参与已有的国际研究合作平台,使我国智库更大范围参与重大全球性议题的合作研究与对话,常态性向世界输出“中国倡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持续提升我国智库国际影响力与全球品牌知名度,使智库更深层次融入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体系。

夯实智库高质量发展的制度保障

(一)加强智库组织管理

加强顶层部署与系统施策,持续优化智库建设整体布局。强化智库专业化管理水平,在咨政研究、人员管理、经费使用、对外交流等方面健全管理标准。在持续推动体制内智库发展基础上,持续深入研究企业类与社会类智库高质量发展规范,确保企业与社会智库拥有公平良性的市场竞争环境。

(二)健全智库协调机制

充分发挥好国家高端智库理事会在政策指导、统筹协调、考核评价、平台搭建、智库监管方面的综合服务管理职能,加强对各类智库的政策指导,规范不同类型智库机构法律属性,促进体制内外部思想市场的规范化管理与试点进出机制。

(三)强化智库经费保障

在财政投入基础上,紧密围绕智库调研咨政主业强化智库资金保障,建立财政拨款、政府采购、智库基金、社会捐赠等构成的公益性资金来源渠道。创新智库人员激励机制,根据具体参与政策研究、咨询、解读、评估及外事工作的成效与实际贡献实行激励,突出智库资金投入的人力资本导向。

(四)完善智库考核评估

建立匹配我国智库发展实际的考核评价制度,科学合理制定考核标准与评价指标体系,组织专职部门、主管部门和专业第三方机构对各类型智库建设科学开展评估。要以咨政质量和实际政策贡献为核心,综合考虑智库研究能力、运行机制、决策影响、社会影响、国际影响等因素,坚持统筹与分类评价相结合、同行评议与社会评议相结合、内部与外部评价相结合,建立契合不同类型智库特点的差异化考评体系。

(五)提升智库发展支持

加强党政决策部门与智库建立深层次合作的制度性引导。在政策调研、讨论、制定、实施、评估全过程广泛听取智库咨询建议。改进政府信息公开机制,扩宽信息公开范围,方便智库及时准确获取信息,推进政府智库之间信息共建共享。地方党委政府要在中央整体框架下,因地制宜加强对本地区智库发展的统筹规划与组织领导,在发展政策、资源条件、技术支撑、制度保障等方面给予针对性扶持,为国家和地方智库协同联动创新发展创造条件,推动智库高质量发展进程。

(作者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推动我国智库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中国经济时报》   2019-10-25   李曜坤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智库建设成效显著,智库数量已达到世界前三,为新时期党和政府战略决策作出了重要贡献。但客观而言,我国智库发展水平相比世界智库强国仍有较大差距,智库创新与咨政辅政能力不够强,政策与制度环境不完善,组织化程度不高,尚未形成高质量、专业化、精细化的现代智库发展格局。亟须在首阶段建设布局任务顺利完成的基础上,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推动我国智库迈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把握智库高质量发展的时代背景

推动智库高质量发展,加快构建现代决策咨询制度,与新形势下我国发展面临的新矛盾、新任务与新要求密切相关。从国内形势看,伴随发展理念的深刻变革,中央治国理政的思路与方式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保障发展、统筹兼顾的需求愈发迫切,对党和政府的战略与全局决策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从国际形势看,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秩序深度重构,全球治理体系加快变革,同时逆全球化暗流涌动。随着我国更大范围、更深层次参与全球治理与世界发展进程,所面临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一方面,经济全球化与世界多极化日益迫切需要中国在更多领域发挥好负责任大国作用,为全球发展贡献更多“中国智慧”与“中国倡议”;另一方面,伴随国际秩序新一轮规则博弈不断加剧,外部环境出现复杂变化,一些主要大国对中国的态度由战略合作转向战略遏制。在此背景下,如何制定和实施更加稳健的大国崛起与对外交往战略,更为积极地参与新时期全球治理构建与国际规则制定,维护我国战略利益和国家安全;如何推动建设更高质量的开放型经济,持续拓展我国国际发展空间,提升外部发展环境,建立起更加广泛的战略发展共同体、国家利益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都需要建立更加包容开放和远见卓识的全球视野与战略谋划,提供高质量发展的“中国方案”。

明确智库高质量发展的总体要求

(一)把准智库建设政治方向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高水平服务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为宗旨,以建立高质量、专业化、精细化的现代智库发展格局为目标,以完善和健全智库管理体制与运行机制为重点,使智库建设紧密对接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始终把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与价值导向放在智库发展核心位置,始终坚持党对智库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坚定走中国特色独立自主的智库发展道路,探索建立自身发展模式与评价标准,不盲从不照搬西方智库发展经验。

(二)确立智库创新发展导向

一是高质量发展。坚持高标准规划、高水平建设,做到高层次、宽视野、高站位,紧密联系国际国内发展大势分析研判,高度聚集党和国家战略发展全局咨政建言,产出着眼长远、行之有效的高质量咨政研究成果。二是专业化发展。强化智库“调研咨政”核心功能定位,重视智库“专精尖深”发展导向,使智库更好服务各领域精准施策。三是精细化发展。加强智库统筹部署与差异化政策供给,推进党政、军队、科技、高校、企业、社会、媒体等主要类型智库协同发展。

(三)明确智库职能建设重心

在遵循智库发展规律和决策咨询规律基础上,着重刻画“特色”——加强党领导下的官方智库与民办智库协同发展;突出强化“新型”——构建“研究、咨询、评估、解读、外交”“五位一体”职能架构。持续提升智库战略性、应用性、对策性研究水平,聚焦综合性、专业性、长远性问题调研咨政,更好服务于新时期中央决策和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进程。

(四)强化智库调研咨政质量

聚焦增强各类型智库的调查研究深度和政策创新能力,持续提升智库成果的思想分量和政策价值含量,改变现阶段智库研究存在的“浅轻散”等问题,围绕主攻方向深耕厚植、精钻细研,打造优质智库成果与高端智库品牌。积极借鉴世界先进研究方法、工具与手段,加强多学科知识融合运用,强化数字化信息化技术应用,提高咨政研究质量与技术支撑。

(五)夯实智库理论体系根基

增强智库服务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与高质量发展新阶段的使命感与责任感,扎实深入开展理论创新工作,强化理论自信与制度自信,秉持学术使命与责任担当,全方位、深层次研究总结中国发展实践,提炼中国发展经验,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重点领域加快构筑中国理论体系与阐释框架,强化智库理论塑造与话语体系构建能力。

突出智库高质量发展的重点任务

(一)建立现代智库治理体制

智库管理部门要加强统筹管理与分类施策相结合,紧扣智库发展规律与职能特性完善不同类型智库差异化政策供给。智库机构要在管理体制与运行机制方面持续加大改革力度,企业与社会智库可以在人事、岗位、项目、资金等方面加强探索、先行先试,率先建立起高效规范的现代智库管理制度。

(二)完善高层次专业人才培养机制

重点塑造高层次专业领军人才,塑造其强烈的担当精神和社会责任感,使其发挥智库建设灵魂与核心作用,肩负起智库领头人重任,在人才结构优化、人才管理创新、领域性人才发掘与培养、专业化人才团队塑造等方面发挥主体职责。着力培养高水平智库研究梯队,坚持高层次、专业化、创新型人才发展导向,实施以专为主、专兼结合的智库人才管理体制,广泛吸纳不同专业背景和年龄梯次的研究人才充实智库队伍。健全决策部门与智库间的人才交流机制,在专业性较强的经济社会新兴领域探索制度性、常态性人才交流政策。

(三)加强精准化咨政研究供需对接

大力提升咨政对接效率,突出智库精准化政策服务能力,完善政府购买智库专业化政策研究、决策咨询、政策评估服务的标准化流程与体制机制保障,强化智库与相应领域决策部门的长期定向调研咨政积累。加强智库服务管理平台建设,提高咨政供需信息统筹管理水平,让决策部门准确掌握不同智库的领域定位、职能特性与研究专长,推动建立符合我国咨政供需双方特点的高质量政策研究市场。进一步完善智库成果报送渠道,规范成果传播平台,加强智库成果质量管理体系建设,综合提升内参性成果与社会性成果服务决策效率。

(四)提升智库全球化研究交流水平

提高智库国际化咨政研究能力,鼓励智库开展全球视角下的跨国战略研究、地缘政治研究、国别研究等世界性议题。提升智库国际化合作水平,借助新建或参与已有的国际研究合作平台,使我国智库更大范围参与重大全球性议题的合作研究与对话,常态性向世界输出“中国倡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持续提升我国智库国际影响力与全球品牌知名度,使智库更深层次融入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体系。

夯实智库高质量发展的制度保障

(一)加强智库组织管理

加强顶层部署与系统施策,持续优化智库建设整体布局。强化智库专业化管理水平,在咨政研究、人员管理、经费使用、对外交流等方面健全管理标准。在持续推动体制内智库发展基础上,持续深入研究企业类与社会类智库高质量发展规范,确保企业与社会智库拥有公平良性的市场竞争环境。

(二)健全智库协调机制

充分发挥好国家高端智库理事会在政策指导、统筹协调、考核评价、平台搭建、智库监管方面的综合服务管理职能,加强对各类智库的政策指导,规范不同类型智库机构法律属性,促进体制内外部思想市场的规范化管理与试点进出机制。

(三)强化智库经费保障

在财政投入基础上,紧密围绕智库调研咨政主业强化智库资金保障,建立财政拨款、政府采购、智库基金、社会捐赠等构成的公益性资金来源渠道。创新智库人员激励机制,根据具体参与政策研究、咨询、解读、评估及外事工作的成效与实际贡献实行激励,突出智库资金投入的人力资本导向。

(四)完善智库考核评估

建立匹配我国智库发展实际的考核评价制度,科学合理制定考核标准与评价指标体系,组织专职部门、主管部门和专业第三方机构对各类型智库建设科学开展评估。要以咨政质量和实际政策贡献为核心,综合考虑智库研究能力、运行机制、决策影响、社会影响、国际影响等因素,坚持统筹与分类评价相结合、同行评议与社会评议相结合、内部与外部评价相结合,建立契合不同类型智库特点的差异化考评体系。

(五)提升智库发展支持

加强党政决策部门与智库建立深层次合作的制度性引导。在政策调研、讨论、制定、实施、评估全过程广泛听取智库咨询建议。改进政府信息公开机制,扩宽信息公开范围,方便智库及时准确获取信息,推进政府智库之间信息共建共享。地方党委政府要在中央整体框架下,因地制宜加强对本地区智库发展的统筹规划与组织领导,在发展政策、资源条件、技术支撑、制度保障等方面给予针对性扶持,为国家和地方智库协同联动创新发展创造条件,推动智库高质量发展进程。

(作者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